C++乘着社交网络的风,公益版“flappy bird”冰桶“湿身”挑衅赛火了

这两天社交网络上最热门的一个词就是“冰桶挑衅赛”了。这么些运动的条条框框及其简单,插足者或者在
24 刻钟内向美利坚合众国ALS(肌萎缩侧索硬化病,俗称渐冻人,会在高效的光阴内夺走一个人的人命)社团赠送
100 英镑,要么往头上浇一大桶冰水,录下视频上传至网络,还足以
@五个朋友,向他们发起挑衅。炎炎春天,一桶冰水浇下去,这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本身肯定不说,大家家大 Boss 刘成城童鞋也被
@到了。前几日下午大家业主父母要在氪星阳台上演湿身秀了。我自然不说,作为不坑首席营业官会死星人的氪星童鞋们正在考虑是为了多加点冰,买个
1L 的水桶好或者两 L
的水桶好;是一人一桶冰水好或者一人一桶带颜色的冰水好。欢迎我们来氪星围观(海淀西大街
39
号),不可能来氪星看现场直播的童鞋也毫无操心哦,大家会有博客园直播(@36氪)。

近日,已经有多位科技界大佬、体育界和娱乐界的大佬加入了这项活动。我数了数,参加过冰桶挑战赛的名人大概有:

科技界

蒂姆·库克(苹果 CEO)

马克(马克(Mark))·Zack伯格(非死不可 创办者 总监)

比尔(比尔(Bill))·盖茨(微软开创者)

史蒂夫·鲍尔默(微软前 CEO)

纳德拉(微软现任 COO)

谢尔盖·布林(Google协办开创者)

Larry – 佩奇(Google协同创办人)

贝索斯(亚马逊 CEO)

雪丽(Shirley)·Sander伯格(非死不可 CFO)

艾伦·马斯克(特斯拉 CEO)

克里斯·安德森(《连线》总编辑)

国眼科技界

古永锵(优酷主管)

杨伟东(土豆首席营业官)

刘作虎(HUAWEI手机)

姬十三(先天傍晚已经在果壳楼下“湿身”,@了大家家 boss 刘 CC
和大家我们的王思聪)

罗永浩(被刘作虎 @了,时间定在了前几天早上)

马云(被古永锵 @了,还未参赛)

雷军( @了天王刘德华,百度李彦宏和富士康郭台铭)

周鸿祎(@了徐小平、黄章、马化腾)

体育界

Christie亚诺·罗纳尔多(Ronaldo)(葡萄牙国足队长)

科比(NBA 球星)

韦德(NBA 球星)

演艺界

贾斯汀(Justin)·汀布莱克(布莱克)(知名歌星)

Taylor·斯威夫特(Swift)(闻明歌星)

吉米(Jim)my·金(美利哥女艺员)

小罗伯特(Robert)(Bert)·唐尼(美利坚同盟国男艺人)

奥普拉(出名脱口秀主持人)

政界

Obama(美利坚联邦合众国管辖,前美国总统不打算被浇冰水,决定为运动捐款 100
新币,还在被民众批评教育中)

埃塞尔·肯尼迪(肯尼迪)(86 岁,女,美利坚合众国法政世家肯尼迪(Kennedy)家族最年长的成员)

现今,冰桶挑战已经变成各大社交网站的热门话题。米利坚《大西洋月刊》15日称,非死不可上到场这个话题的网友已高达 1500 万人次。美利哥 ALS 协会 16
日在其官网发布的数额,自 7 月 29 日该活动开展至 8 月 16
日,“冰桶挑衅”已经接到了跨越 1000 万英镑的捐款,比2018年同期扩展了 830
万先令。刚刚浏览天涯论坛博客园,“冰桶挑衅”也是名次第一的热门话题,已经有 2229
万的阅读量,并有雷军、周鸿祎、刘作虎、姬十三、罗永浩等科技有名的人参与。

看腻了爱心晚宴、慈善运动会、慈善拍卖,是时候来给公益慈善活动来点革新了。冰桶挑战的款型与活动规则本身就是很好的更新。这样的更新,其实有些有点像以前有名的
flappy
bird,借助于社交网络的能力,让有名的人与经常群众都踏足其间,在游戏中公益,在公益中玩耍。反观当下郭美美事件,互联网同样表明了光辉的散播效率,只但是红会和公益也在境内屡遭质疑。

实质上,冰桶挑战也正值境遇部分质问,最关键的或者活动的目标本身是筹款,但二选一未来很可能大家都选了挑衅,影响到了捐款的速度。现在来看,这一点担心依旧剩下的。首先,大部分政要,到那些份上,肯定是既要湿身,又得捐款,不然面子上怎么过得去呢,你看看美帝总统奥黑还在被批评再教育,我们就懂了啊。其次,活动的捐款金额为
100
加元,从这么些钱数来说,并不是指向的名士,众人平等,更多的如故让老百姓插手其间,能够带来的捐款数额可能也不少。第三,因为冰桶,大家都精通了渐冻人,都知道了
ALS(肌萎缩侧索硬化病),公益的一部分目标已经高达了。

大佬们之所以热心插足,是否热爱公益大家就不研究了,参加不自然能完全达到五回满满正能量的正向公关,但肯定是三次品牌传播的绝好机会。比如周鸿祎在和讯里就事关了“请我们给自身提出,我该挑衅哪六人?提名就送个
360 智键,一百个随身 WIFI 转发就抽奖”。

本来啦,
不收受挑衅的结局或者也是很“严重”滴,我又不得不提奥黑管辖当反面教材了。不管在国内,依旧在天涯,认怂都不是真汉子呀,还得被冠以没爱心的骂名在举世瞩目之下,被频繁揪出来说事。

像 flappy bird
一样,这样的“游戏”很讨喜,也能很快“病毒传播”,可是,也要面临很快被用户遗忘的泥沼,二〇一八年再玩这么些娱乐很可能就玩不转了。但慈善不同于游戏,也一样需要可持续发展。

PS:

自我认为周大教主知乎里提到的这一点挺对,“只是自我期望下次再搞捐款是否可为我国公民服务例如抗日红军”。

正文原载于36氪,初稿在此